您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媒体江大

中国科学报:严肃地上课,上严肃的课

发布时间:2019-05-22|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朱小龙

■本报通讯员 吴奕

第一次听学生喊他“龙哥”,50多岁的朱小龙有点惊讶,后来想想又有点高兴,“一般称兄道弟的都是比较亲密的关系,这帮小子敢这样叫我,说明他们接受我,把我当成了‘自己人’”。

今年是千赢qy娱乐计算机科学与通信学院教师朱小龙从教的第30个年头。教过的学生年龄跨度70后、80后、90后、00后,学生对他的评价高度一致——“上课严谨、不苟言笑”,但又衷心地喜欢他、敬佩他,与他无话不谈。

学生可能不知道,他们的一声喜欢、一句感谢,对于一名全身心扑在教学上的教师意味着什么。“年龄越来越大,越发觉得最大的快乐在于内心的平静,学生说你这个老师很负责任、教得不错,会让我快乐很久很久。”朱小龙说。

“龙哥”的遗憾

有名学生,朱小龙惦记了20多年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来到学校工作两三年时间的朱小龙教《程序设计方法学》。一名山东的学生学习态度不认真,成绩也不理想。毕业前,这名学生找他帮忙指导积欠考试,这时,朱小龙才得知他是因为家庭变故性格大变,注意力也不能放在学习上。详谈了三四次,虽然帮助学生通过考试、顺利毕业,但是朱小龙的内心一直十分愧疚,他觉得自己没有力所能及地关心学生,上课时就应该发现学生的困难,去帮助和开导他。

对于朱小龙来说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,这件事使得他很长一段时间心里都有“小疙瘩”。

1989年4月,朱小龙硕士毕业分配来到学校。一开始他认为教学只要自己肯花功夫认真完成就行。随着经验的增长,他对教学越来越有感觉的同时,也更多地去思考大学教师与学生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关系。

“我为什么要学这门课,需要花多少精力去学,花了精力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?”朱小龙尝试着从学生的角度去想问题,在与企业横向合作的过程中,他也更多地去了解社会、企业需要什么样的计算机人才,来促进教学工作。

“‘00后’思想更活跃,不会盲从灌输的知识,和他们打交道的方式也要改变。”朱小龙一直认为和学生打交道,前提必须是尊重他们。让他哭笑不得的是,课堂上学生不仅随手拍下了他的课件,还拍下了他的各式表情制作成了表情包,有些是一本正经,有的时候是笑,有的样子又很奇怪,“如果放在20年前我肯定会很生气,现在就不会了,而是抱着一种很开放的心态,和学生去交流”。

在乎学生的一个眼神

基础理论课的兴趣很难激发,朱小龙就通过大量生动的事例让学生感兴趣,“越是年轻越是好奇,利用他们的好奇心,想办法发掘他们的兴趣,有了兴趣自然有了动力,再传授有用的知识。”这几招朱小龙用起来得心应手。

学习《信息论》需要扎实的概率论和数理统计知识作为基础,要求学生课前花精力学好概率论。一上课朱小龙就会举例说明,“一个圆,画一根弦,圆的半径是1,那么弦长大于3的概率是多少?”朱小龙用三种方法去算,学生就呆了,“三种方法好像都对,结果怎么会不一样呢?”这种方式把学生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起来,也激发了他们的学习兴趣。

朱小龙的研究课题主要是城市社保应用体系,算法课上,从兴趣到有用,哪个知识点可以结合实际,他就信手拈来,把科研结合到教学中。

“老师,你在课堂上太严肃了,不苟言笑,”有的学生曾经给朱小龙提过意见。朱小龙心里想,上算法、信息论,怎么笑?“我是在上一门严肃的课,举例子的时候偶尔笑一笑。课后,什么都可以轻松地聊。”

教了整整三十年书,形形色色的学生都见过,基本上学生一个眼神朱小龙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。朱小龙说,如果课堂上学生都在看手机,那么至少说明老师在教学上没有投入足够的精力,“对于我这样一名老教师来说,学生不听课,我会觉得非常失落,我也会尽量不让这种现象发生”。

学生的作业不能少

很多老师都已经使用线上答疑的方式,朱小龙却很老套,喜欢让学生到办公室来面对面答疑。如果学生在QQ上留言问问题了,他尽量当天晚上挤出时间来答疑,“不宜拖,时间长了会影响学生学习”。

这学期,朱小龙承担了《离散数学》《信息论》两门课的教学任务,一周四次课,备课、上课、答疑……忙得够呛。然而,在《离散数学》的开学第一课上,他就和学生说清楚了,“数学需要不断地去训练,想想从小到大你们的数学是怎么学的,大学也不能例外”。

怎么了解学生?朱小龙尤其看重作业这件事,他通过作业个性化地了解学生的情况,决定是个别辅导、集中答疑,还是班级上统一讲解,“这在一门课的范围内,就是因材施教”。

每周布置一次作业,67人的作业每个人每一题都要详细批改,光《离散数学》这门课,批改作业就要花去四五个小时。也有学生的作业表现让他哭笑不得,有位学生五题只做了三题,在作业本上留言道,“学生愚钝,两题不会,还请老师指教。”“这个学生心态很好。”朱小龙批改作业时,也在作业本上留言,“我晚上有空,可以来办公室找我。”师生二人在作业本上就交流了起来。

很多学生都喜欢课后找朱小龙交谈,学习生活无所不谈,朱小龙认为,可能是因为自己年长稳重。在《离散数学》这堂课上,朱小龙手中经常拿着两本笔记,一本是最新的备课笔记,另一本是他上大学时《离散数学》的课堂笔记,泛黄的纸页上一笔一画的文字,记录了他当年的学习状态。这样一位认真稳重、一丝不苟的师者,学生还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?

文章来源: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9-05-22 第5版 学人)